变压器厂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变压器厂 >

廓清风气,重构文娱圈健康生态

添加时间:2021-09-20

  重拳整治流量至上、畸形审美、“饭圈”乱象、“耽改”之风

  廓清风气,重构文娱圈健康生态

  对违法、失德、失范艺人“零容忍”!加大力度打击“饭圈”、天价片酬、畸形审美、“耽改”之风等娱乐界乱象!继今年6月15日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之后,9月,中央宣传部又会同国家广电总局、文化和旅游部等有关部门集中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关于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重磅文件的密集出台,对下一步整治行动提出指导性意见。既切除病灶,也铲除病根,重新培育、打造健康的文化娱乐生态。

  本报记者 陈洁

  严控偶像养成,抵制“流量至上”

  文娱行业近年来在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文化需求、推动经济增长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大量社会资本裹挟着算法、流量逻辑涌入文艺领域,滋生了流量至上、畸形审美、“饭圈”乱象、“耽改”之风、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歪风邪气,严重污染了社会风气。

  继中央宣传部印发《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之后,9月2日广电总局再度发文,要求三类艺人(违法失德人员,违背公序良俗、言行失德失范的人员)坚决不用、两类节目(偶像养成类节目、明星子女参加的综艺及真人秀节目)不得播出,被外界认为是从源头上遏制“流量至上”之举。

  提到狂热追星,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杨丽娟这个名字。十几年前,这名刘德华的女粉丝为了见偶像一面走火入魔,最终逼得溺爱她的父亲卖房割肾、跳海自杀,酿成人间悲剧。

  但严格来说,“杨丽娟式追星”这个反面教材尚属个例,今天的“饭圈”本质上已与此不同,从远观、仰望明星到资本的介入打造明星,追星的底层逻辑发生了改变。

  今年5月,一段“倒牛奶”的视频刷新了人们对于“饭圈”认知的底线。视频中,几位受雇的中年人围坐在沟渠边,将一箱箱牛奶径直倒进沟里,只留下奶盖和空瓶。而之所以出现这一幕,竟是源于粉丝们为了获得奶制品瓶上的二维码,给《青春有你3》的选手投票。因为规则是一个二维码只能投一次票,为了让“爱豆”成团出道,粉丝们拼命购买产品,全然不管被浪费掉的牛奶。

  这一极端事件,正是“流量至上”在文娱圈的一个缩影。

  何为偶像养成?“养成”的概念最早来自日本的模拟养成游戏,在游戏过程中,玩家通过培育特定对象,使其在游戏中获得成功,获得自我满足和成就感。而后,这一概念被引入文娱圈,粉丝们从被动地崇拜明星,到开始主动地参与到塑造、养成明星的队伍之中。

  只要票数高,就能获得好名次,不管才华有几许。平台设置的这些规则,让粉丝看到了“投入”的回报。一方面,为了“养成”自己的偶像,粉丝一掷千金;另一方面,也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通过这样的“养成”方式变为“顶流”,成为文娱圈最热门、最滚烫的“星”。

  然而,当粉丝会、后援团从过去的因为热爱一致而走到一起的社团,逐渐演变成资本运作的一种商业模式后,急功近利、唯利是图的价值取向也不断渗透到文娱行业内,制造出许多让人匪夷所思的现象——

  因为“流量至上”,会演戏的演不过不会演戏的,劣币驱逐良币时有发生;

  因为“流量至上”,一些违法失德艺人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再次回归公众视野,有的通过网络平台直播带货,依然赚得盆满钵满;

  因为“流量至上”,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孩童也着急忙慌地被拽入娱乐圈,其中最近被叫停的“天府少年团”平均年龄8岁,最大的11岁,最小的仅7岁。

  流量本是个中性词,但当“流量”决定一切,甚至不惜买流量,造假流量,以银子换热度,以热度挣银子,就是价值导向和娱乐界的生态出现了问题。无所不用其极收割流量,搅乱了公序良俗,助长了社会浮躁心态。而偶像长期输出低水准作品,对粉丝精神世界也是一种毒害。

  拒绝畸形审美,重塑行业生态

  演员郭柯宇讲述了上世纪90年代她踏足娱乐圈时的文娱生态,那时候不讲流量,大家都是拿作品说话;在外拍戏,先拍老演员,早点让他们回去睡,椅子让给老演员坐,年轻人站着。

  这些年,游戏规则变了,“颜值即正义”让文娱行业呈现出不正常的生态。

  2016年,有剧组人士指责“小鲜肉”不敬业,拍戏给的时间紧,剧组只能用真人倒模,订做了两张人皮面具,用替身拍摄。2017年,一部热播剧出现大量抠图绿幕画面遭诟病。主演只演特写,且是在摄影棚内用绿幕单独拍摄而成,后期通过抠图的方式,把他(她)嫁接到各种背景中去。而此前,金星还在节目中揭发过所谓“数字小姐”。她说,某当红一线女星在拍戏时都是念数字:“1,2,3……”,根本不背台词。

  唱歌走调、面瘫式演技屡遭诟病,但在畸形的审美世界,唱得好不好、会不会演戏不重要,只要有流量,粉丝会“控评”;只要会“上热搜”,就能名利双收。在流量靠刷、人设靠造、走红靠撕、评论靠控、口碑靠营销的乱象中,没有作品的流量艺人进一步滋生了可以为所欲为的心理,这也是近期代孕、强奸、逃税、嗑药等顶流纷纷“塌房”的原因。

  畸形的审美观念下,不少文艺作品从追求精粹、气象、美丽,沦落为粗糙、迎合、审丑。

  近年来,“娘炮形象”在文娱圈愈演愈烈,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而在影视圈,“耽改”之风也成为捧红艺人最便捷的手段之一,一些所谓的“耽改剧”,甚至通过捆绑主角大炒“男男CP”火爆,刻意卖俗、卖腐,对主流文化和主流价值造成冲击。

  经纪公司要想尽办法维护和营销艺人、作品的流量,而影视制作公司挑选艺人的逻辑,也从适不适合角色的标准,变为以数据和番位论英雄,“大IP+小鲜肉”成为标配,“演技不够、流量来凑”成为一时风潮。

  一些文艺作品在内容上面也在跑偏。抄袭之风、悬浮之困、炒作之恶屡见不鲜,在视野窄化、格局低下中推出的一些文艺作品,失去了生活的肌理,扼杀了时代鲜活的生命力,在流量的挟持下,将大众审美一步步带入歧途。

  对此,8月2日,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电总局、中国文联、中国作协等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的指导意见》特别提到,要健全文艺评论标准,把人民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政治性、艺术性、社会反映、市场认可统一起来,把社会效益、社会价值放在首位,不唯流量是从,不能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

  痛击天价片酬、阴阳合同,阻击资本“割韭菜”

  流量艺人背后的资本局,更值得警惕。

  花钱送“爱豆”出道是第一步,流量明星成长的每一段“花路”,都是粉丝用大量的金钱和时间砸出来的。而粉丝的“为爱发电”,却成为资本“割韭菜”的底气。

  不仅打榜投票、刷点击量是粉丝们的日常,集资和购买代言商品也是“饭圈”的必备功课。有的小学生花60多元买一瓶偶像代言的可乐,有的上班族在家里囤了上万元的洗发水、面膜用不完。更有一名研二学生疯狂追星一年多,开销高达6位数,还欠下3万多元网贷。还有的粉丝为了重复多次给艺人投票,购买身份证号、手机号,反复多次作假。为了稳准狠地踏准流量“风口”,有的商业品牌甚至将与艺人的签约期限从一年一签缩减为三个月一签,这也反过来敦促“饭圈”永远卖力地刷票。选秀节目《创造101》,孟美岐和吴宣仪的粉丝为了“爱豆”争C位,集资额达到了千万级别。

  而光靠粉丝人肉刷数据,根本无法达到庞大的量级,据报道,一些追星APP成为虚假流量背后的直接受益者。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获得融资的饭圈追星类平台已多达28家,融资总金额超6.4亿人民币。

  郑爽出演《倩女幽魂》的天价片酬曝光后,网络上流行起一个新的“计量单位”:“一爽”。一爽=1.6亿,爽一天=208万。日前,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查明郑爽2019年至2020年未依法申报个人收入1.91亿元,偷税4526.96万元,其他少缴税款2652.07万元,依法作出对郑爽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的处罚决定。

  除了以阴阳合同掩盖天价片酬,偷逃税的途径就更多了:“分批次签合同、分种类签合同、开各种名目的子公司、去低税处开公司、开证券公司、做假数据、和厂家串通买明星代言产品的销量、票房数据作假、包空白场次、套现转移资产到境外、在境外开公司、境外置业……这里头的道道,每个都能说一天。”经纪人宁哥说。

  而近年来大量明星参股、入市上市公司,闯入资本局,背后另有玄机。资本为什么青睐娱乐圈?因为获利高、见效快、易洗钱,只要“控制”了一些流量艺人,就能快速“割韭菜”。

  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在直播中表示,她一直在观察流量明星、顶流与公司股价、资本的关联,最后发现它只是把资本的逻辑极化和外在化了,把所有的速率都压缩了,让它更快地变现。她认为:“这种极化的形态关闭了太多的空间、太多的可能性。不能让流量、资本主导一切,尤其是在文化生产的过程中。”

  跳出不良的“饭圈思维” 树立正确的偶像观

  不良的“饭圈思维”,对个人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尤其是青少年成长带来极坏影响。

  如果说互联网时代的《超级女声》,更多的关注点是让草根有了一夜成名的机会,那么伴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偶像养成,粉丝则通过共同创造明星,实现自我价值的认同。

  今年44岁的南京会计陈琳甚至没有完整看过偶像的成名作,只是浏览过一些网友二次剪辑的视频,就入了“坑”。加入“饭圈”,一开始无疑带有社交属性,也是“刷存在感”的一种体现。但进入粉丝QQ群之后,信息茧房中的话术不断刺激着她,明星的成败就是粉丝的成败,粉丝群一种荣誉和责任的共同体,让她心甘情愿当起了“微博女工” ,每天刷数据并在群里随时报告。

  一个成年人尚且如此失控,又何况青少年?

  半月谈杂志社曾对全国2万多名12岁至18岁中学生开展“青少年追星调查”。结果显示,42.2%的中学生自小学就开始了追星生活,有52%的中学生追星时间达3年以上。

  南京一位中学老师告诉记者,自己的一名学生也曾深陷“饭圈”,逃课去应援是家常便饭。在使用了无数方法都无效后,孩子父亲最后反其道行之,假装同样“粉”上这个明星,整天沉迷于追星,常在网上掐架、围攻对手粉丝。叛逆的女儿最终不愿与父亲同流合污,慢慢开始“脱粉”。

  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副院长郐颖波总结了“饭圈”的三大思维——“三观跟着五官走”“明星跟着资本走”“理智跟着情感走”。他认为,如果对此不加以引导和改变,对青少年未来的人生和社会风气都将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有关专家建议,学校在青少年追星方面应该主动作为。一方面,应以“我们应该追怎样的星”等为主题开展“追星”系列大讨论,通过广泛深入的讨论,帮助学生们树立正确的追星观;另一方面,鼓励学生以科学家、爱国志士为偶像,崇尚偶像的内在品质和精神世界,为青少年的健康发展提供良好的环境。 【编辑:陈文韬】


友情链接:
变压器厂家(润生变压器13863507599)国家电网入网企业,货到付款,质保三年,假一赔十,主要生产油式变压器,干式变压器,矿用变压器,非晶合金变压器等产品,产品一流,公司研发生产实力雄厚,常年服务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测试完善,获得了良好的声誉和发展.